桃李久種自成蹊,老驥伏櫪志千里,揮別教鞭耕書園,退也不休建平台,藏書匯集懷德居,友朋羣聚嘉溪畔,新知交流唯斯處,經驗傳承好所在.─2004創館題詩─
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
5-163 米丈誌:懷德居訪談錄 其一| Category : 5木工世界| 2013/03/06 00:01

米丈誌:德居訪談錄  其一


續前文 5-162 米丈誌專訪


米:米丈志

林:林東陽


米:【懷德居】為什麼選址深山?

林:落腳在【懷德居】是歷史的偶然。十年前我退休後,想把所有的個人圖書收藏都捐給學校,學校說沒有好的空間。這些資料也不能當資源回收,丟掉很可惜。剛好我的老家【懷德居】有些房子空著也不用,就搬來放到這裏,初步做成一個小型圖書館。


落腳這些年,一步步地發展起來。家具知識館是個很靜態的地方,不會有收入。成立知識館後大家都很好奇,因為是台灣第一個,全世界也很少。我們曾找了台大的圖書館專家來評估,也都叫好,認為是個小而美的圖書館。很多人來觀光,其中有些人說可不可以教他們做木工,在知識館成立兩年後,
2006年我們開辦了木工教學。


後來我們也成立了體驗館、基金會,慢慢擴散出去。上個月還請到丹麥的老工匠
Niels Roth 來我們這裏交流,他曾和 Finn Juhl 共事過,是哥本哈根木匠公會的現任主席。後來的事情順理成章,因為有了一個地方,一個舞台,在學校的時候有很多想法沒辦法實現,這裏可以作為實驗的基地。所以我說,落腳【懷德居】是偶然,後來一系列的發展是必然。


米:所以這個位置對【懷德居】的發展其實沒有太大影響?

林:還是會有。【懷德居】其實是我家祖宅的堂號,從1897年就建起來了。這麼多年發展下來,有很多宗族鄰居居住,大家想法不一定一致。祖先留下來的土地是共同所有,不是你想怎麼發展就怎麼發展。基本上就在我父親留下來的這塊房子區域,但空間不是很大。台灣的土地也不便宜,我們想要擴大的範圍還是很有限。


所以我一直覺得,把事情做好,比把事情做大更有意義。【懷德居】這十年來也沒什麼改變,因為也只有那塊地讓我發展,只有這裏是我可以免費取得土地的地方。木工教室就是原來祖厝的豬舍改造成的。


來的人形形色色,從高中生一直到退休的人都有。這種特色的學習環境,在全世界都不多,更不用說在中國。一般學校裏都是同一年齡層的學生,我們這有不同身份背景、不同年齡層次的人,因為同樣的興趣集合在一起,有點像社團。我們的木工教學也很特別,大家做的東西都不一樣。學校教育是統一教材、統一進度,我們這有點像過去師徒相傳,個別指導,這種方式任何一個學習機構都不會採用,因為難度很高。我們的老師都是技術出身,他又接受了比較好的設計教育,經得起這麼多人的挑戰。


米:教課的老師都是您以前的學生?

林:對。我跟這些學生以前是師生關係,現在變成夥伴關係,彼此都比較瞭解。大家像個大家庭一樣,一起十幾年,有些甚至二十多年了。因為有【懷德居】,他們陸陸續續地「歸隊」,但我也不能容納所有的人,都是從過去學生中找到優秀的人,又正好願意跟我們一起在這裏合作打拼的。其中一個學生原在家具工廠當廠長,他覺得每天這樣大量生產很無趣,他就想自己成立工作室。但工作室是很難的,做好的東西能不能賣出去?我同意他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同時在【懷德居】教學,每個禮拜只工作兩天,其他三四天可以做他自己的事情,他自己工作室的收入算他個人的,我們不要抽成。但我給他的是全勤薪水。我覺得這是個很好的合作模式。


米:據您瞭解,世界其他地方還有像【懷德居】這樣集家具製作、教學、展示、收藏於一體的地方嗎?

林:這種模式我想沒有,這次丹麥的老工匠來,我還問了他,他說沒有。其實國外不像華人世界「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觀念,他們沒有什麼職業高下之分,所以基礎教育比較正常,動手能力的訓練,在學校裏就可以基本完成。


台灣在二十多年前有比較系統的職業教育,現在基本沒有了。很多職業學校都關門了,或者把這些傳統的科系拿掉,成立所謂高端科技的科系,造成社會職業比例的失衡。其實全世界都有這個趨勢,傳統工藝會慢慢衰竭。可是手作畢竟還是被很多人懷念,來我們這學木工的很多都是科技人,在職場上覺得很無趣,來這裏紓解工作壓力。你想想,一個人均收入
2萬多美金的地區,人們想找到一個學習做木工的地方都不可得,我覺得這很可恥。那我就來試試看。我當年在鄉下要成立家具知識館和木工學校,鄰居都在笑,說你頭腦是不是壞掉了。開學之後,我們這鄉下地方每天車子都停得滿滿的,很多人開很好的車子來做木工,估計這些鄰居又會說,這些人頭腦都壞掉了(笑)。其實是人對手作的心理需求,所以我把它定位為一種生活技藝的教育,不是職業的教育。


米:台灣二三十年前的木作家具發展狀況如何?

林:1960年代我們念書那時候,台灣木材加工業正在起飛。夾板﹝也叫合板﹞出口產量那時是世界第一,被稱為「合板王國」。因為合板的原料都來自東南亞,到了七八十年代,逐漸地這些國家的環保意識也提高了,不太願意輸出原木了。台灣有些做夾板的工廠,就開始轉型做家具。70 年代末,家具工業開始蓬勃發展。家具出口以銷往美國為主,日本歐洲也有。大型的家具工廠都是銷往美國,因為只有美國有這麼大胃口。


米:您曾在美國學習若干年,對美國家具製造業有什麼印象?

林:我前後去了美國3次。1978 年第一次到美國,就讀的是北卡州立大學工業工程系的家具製造與經營的課程。美國早期傳統的手工家具主要集中在北方,後來隨著國土開發和人口增加,家具製造重心一直往南移。到了現代,密西根那邊保留了非常傳統的家具工業,製造高檔的美式家具;北卡羅來納州所在的東南和南部地區,則成為美國木質家具的重鎮,因為這邊的森林資源很豐富。


美國人對家具的觀念主要是量產,把家具當成一個工業產品,課程教的也是怎麼用現代家具製造技術、現代經營管理方法,做出一個品質還不錯的家具,甚至可以媲美北方傳統家具的那種,當然這不太可能。但是在那個年代我對家具瞭解不多的情況下,覺得非常了不起,居然可以全部用機器代替傳統老工匠的兩隻手,做出這麼好的家具,產量這麼高效。


我回到台灣後,剛好台灣也接上這股潮流,都是從傳統工業轉化為現代量產的生產模式,好像一下子英雄有了用武之地。那些保送來的技術專長的學生,我都不把他們放在眼裏。一直到退休前
10年左右,我開始覺得這種想法不對,真的愧對那些表現很優秀的學生的手藝。


家具還是不應該用大生產的方式製作,雖然機器也有貢獻,但絕不能一邊倒。當時有個德國教授到台灣來,我帶他去看台灣的家具工廠,他覺得不可思議。他說美國人用家具像用衛生紙一樣,工廠生產那麼多,一個個集裝箱運到美國去,用過即丟,這樣糟蹋天然資源是不對的。


美國家具偏向於機器工業,不太講求品質,講求便宜。便宜也沒有錯,平常人也用得到,可是那些真正好的東西,像手工家具就受到這種威脅。以北歐來講,像瑞典的宜家家具跟丹麥的手工家具來比,價格上佔據太大的優勢,慢慢也會影響到丹麥這些木工工匠的生存問題,美國更嚴重。不過物極必反,現在已經有些人慢慢返璞歸真,要買手工的家具了,有些人還願意動手做自己的家具。


台灣近幾年有了些「個體戶」。大型的家具工廠都外移了。很多年輕人接受了設計教育,就不太願意到生產的工廠去工作,自己成立設計工作室。產量不高,但很有特點。這就回到早期五六十年代的情形,老工匠到你家來做,或者到你到家具店去訂製。這些小型的家具設計工作室,供應著台灣市場的需求,
2000 萬人口,市場也不算小。以前是由「個體戶」發展成大工廠,現在又慢慢由工廠變成工作室了,走了一圈繞回來。


家具是民生必需品,經濟再不好,家具還是要用的。家具這個產業不會消逝,只是不同時代的需求不一樣。收入好的人可以去買這種設計定做的家具,收入一般的人還是會選擇相對廉價的進口家具。

待續........
CommentTrackback
Trackback Address : http://hdg.tosaint.com/trackback/559

1 ..205206207208209210211212213.. 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