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久種自成蹊,老驥伏櫪志千里,揮別教鞭耕書園,退也不休建平台,藏書匯集懷德居,友朋羣聚嘉溪畔,新知交流唯斯處,經驗傳承好所在.─2004創館題詩─
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
5-164 米丈誌:懷德居訪談錄 其二| Category : 5木工世界| 2013/03/14 00:01

米丈誌:懷德居訪談錄  其二


續前文 5-163 創辦人訪談錄之一 http://hdg.tosaint.com/entry/5-163




米:平價組裝家具對全世界的家具風格還是有影響的。
林:
對,它還是有設計的。相對中國傳統家具的一成不變來講,還是滿吸引人的。只是它的品質達不到高檔家具那種品質。這種其實也是有貢獻的,為那些經濟收入中下階層的人提供方便。不然,他們的家具怎麼買?在 50 年、100 年前,中國人還很少有人能享受到真正的家具,不然怎麼有「家徒四壁」這個詞呢?就是買不起家具嘛。其實歐洲也是一樣的,以前的宮廷家具都是給皇宮貴族專用,那些將軍大臣,見到皇帝也得站著,權力最大的那個才有椅子坐,叫 Chairman。中國古代也是一樣,Chairman 中文翻譯成「主席」坐主要席位的人。明式家具也是上層文人士大夫才有的。所以有句話叫「明式家具是文人家具,紅木家具是商人家具,紫檀家具是宮廷家具。「民間百姓只能用軟木家具,大陸講「柴木家具」,還包括一些竹製的。


:您覺得除了豐富的森林資源之外,北歐家具在全世界風靡的原因是什麼?
林:
這個不對,北歐的天然資源其實並不豐富,尤其像丹麥根本沒有山,最高海拔不到 200 米。丹麥是農業國家,沒有什麼林木資源,但他們非常重視設計。我覺得丹麥這個國家,有一個很好的傳統就是,從皇室到普通人,對設計和工藝的東西都這麼看重。哥本哈根木匠公會 1554 年成立,至今已經有 458 年的歷史。早期這些工匠基本上都是為皇室服務的,在社會上有某種地位。他們不單有木匠公會,還有皮革、金工等等,只是木器發展得比較早。丹麥的皇室會出席每年的家具展,這種傳統到今天還存在。「上有好者,下必有甚焉」,皇家的重視當然會影響到整個社會的價值判斷。


另外,丹麥從
1927 年到 1966 年,每年都辦家具展,連續辦了 40 年,放眼世界也沒有一個國家可以這樣持之以恆。這 40 年間培養的設計師基礎當然是很豐富的。還有一個原因,可能正是因為他們的資源不豐富,他們對家具的品質、對工藝的要求特別高。


「二戰」前丹麥的家具還是很傳統,花很多時間在雕刻上,把東西做得很複雜。
1924 年,丹麥皇家藝術學院成立家具設計系,帶頭人是被稱為「丹麥家具教父」的卡爾克林特﹝Kaare Klint﹞。他所發起的平民化運動,對後世影響深遠。「二戰」後物資非常缺乏,他們就提出,做家具要讓所有老百姓都用得起買得起。這種趨勢下就要把家具簡化,不是做的複雜。簡化既是簡單也是減少,把所有的元件和裝飾減少,外形又要簡潔好看。


在丹麥的家具博物館可以看到,「二戰」前後的兩個趨勢非常明顯,涇渭分明。丹麥家具有很好的工藝基礎,雖然東西做得簡單,但品質不打折,所以可以被大家接受,不僅僅一般老百姓喜歡,連皇室也能夠接受。


丹麥這種簡化家具造型語言的趨勢,是不是與德國的包豪斯有些關聯?
林:
包豪斯用現代材料尤其是金屬材料居多。丹麥的現代化是把傳統的木工工藝簡單化,但因為和德國同屬歐洲國家,年代也差不多,當然會受到影響。丹麥也有很多木匠曾經嘗試用金屬來表現,漢斯韋格納的一個徒弟叫 Poul Kjaerholm,他的金屬家具我覺得比德國的一些設計師表現得更精彩。他是用做木工的精神來做金屬家具。我對包豪斯的作品基本沒有收藏,反而收藏北歐的金屬家具,因為有北歐尤其是丹麥這個國度的精神在裏面。


現在丹麥的很多家具也慢慢地採用塑膠、金屬這些材質。對我個人來講,我還是喜歡丹麥這種木質的家具。丹麥家具最輝煌的一段也就停留在
20 世紀五六十年代,現在也要造這種輝煌比較難了。


:中國傳統木家具尤其是明式家具在世界家具歷史上書寫了輝煌的一筆。但是目下的中國家具在設計和製作上都呈後繼乏力之勢,在您看來,造就這種情況的原因有哪些?
林:
中國人欣賞明式家具有一句很常用的話,「材美工巧」。假定這句話是對的,可是現在從哪里找到「材美」?西方人買家具,不是把材料放在第一位,而是把設計放在第一位,價錢是很後面的考慮;東方人買家具,店家一定跟你強調,材料多了不起,工做得多好,而客人接下來的反映就是價錢多少?這種情況下,我們以前的優勢現在都變成弱勢了,因為沒有那麼多的好材料。工匠沒法找到好木料來做這些東西,材料越來越少,價格自然就不會便宜。我覺得這不是正向循環,是負向循環。


我去年出了一本書叫做《名椅好坐一輩子》。「名椅」是你知道誰設計的、誰製作的,有名有姓,才會成為名椅。「好坐」是一定要舒服,中國的家具坐著不舒服,是給權威的人擺架子用的,是身份的象徵,那不是人性的考慮。「一輩子」表示它的品質要經久耐用。


「材美工巧」出自於《考工記》,其實它完整的話是「天有時,地有氣,材有美,工有巧,合此四者,然後可以為良,「我們今天只強調「材美工巧」,那就是斷章取義。兩年前我在丹麥一個收藏漢斯
韋格納作品的博物館看到一本書,我找到答案了,那本書叫《家具解構學》。它用一個三角形來表達家具的概念,造型(form)、材料(material)與技術(technical),這三者相生相剋。我恍然大悟,中國的「材美工巧「,就是沒有那個「造型」,也不是沒有,是中國家具的造型非常「八股」,像我們的科舉一樣,把家具的造型已經設定了。王世襄的《明式家具研究》對古代家具的式樣有過非常嚴謹的歸納。哪個人超過這個文法,就會被認為是不合中國家具的規矩。德國人艾克最早提出,中國家具的造型離不開兩大系統,一個有束腰一個無束腰。框框把人框住了,孫悟空也逃不出「緊箍咒」,你跳出了這個框,就不承認它是中國家具。不注重「形」,只在「工巧」、「材美」上較勁,因為「形」已經被限制住了。


所以中國家具幾百年來都不改變。我們也曾經嘗試過改變,可是碰到台灣的老木匠,他說這不符合規矩。他沒有辦法跳脫出來,韋格納設計了一系列的東方家具,人家就跳脫了,因為他不受這個限制。我在【懷德居】提的八個字就是「傳承、創新、活化木工」。你要把木工做活了,不要把木工做死了。不能老祖宗告訴你怎麼做,就照章全收。明式家具強調榫接多了不起,可是你不能因為它了不起,就把其他的方面都抹殺掉。它還有更需要表現的一面,比如說中國家具的「形」能不能現代化。


明朝到現在也有六百多年了,氣勢你再往前推,從宋朝至今,家具的造型幾乎就沒有什麼改變。科舉有八股,家具的造型規律也是八股,沒有人推翻。現在已經走到白話文階段了,可是中國家具還是文言文。雖然現在的年輕人嘗試想要跳脫,可是這個遺毒太深了。西方人不受這個約束,因為他們沒有我們這種根深蒂固的影響。


十多年前,我曾經碰到舊金山的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館長柯惕思。他
1996 年左右的活動區域主要在台灣,現在應該在北京。1995年左右,他們把舊金山館裏整批的館藏都拍賣掉了。裏頭很多是王世襄的收藏。他到台灣來,我對他很好奇,問他你對中國古典家具瞭解這麼多,找了那麼多參考文獻,你怎麼看得懂?他回答了一句,很妙,我後來才恍然大悟,他說文言文或白話文,對他來說都一樣。是啊,對西方人來講,不管是文言文還是白話文都很新鮮,他都能接受。可是中國木匠歷代相傳,從師傅的師傅一路教下來,都不花腦筋去思考,或有勇氣去跳脫。所以中國家具現在講了那麼多年,從我學生時代到現在起碼四五十年了,還是沒有人能夠跳脫。


台灣的有些老木作品牌,都用的是成塊的好木料。我跟他們說,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浪費材料。十多年前,他們的一個床賣十幾萬台幣,用那麼多材料,如果稱斤論兩,你的家具應該可以買五十萬了。現在這些材料取得這麼不容易,你為什麼不能把它簡化,那麼多表現在材料上面,太浪費了。一旦這些材料來源斷了,價格只會越賣越高,路肯定越走越窄。


年輕人在這方面可能會稍微好一些。
林:
對,年輕人學了現代設計不會受到那些拘束,思想不會這麼僵化。【懷德居】學員中有個女孩做的「餅乾凳」,用拆掉的老房子的廢舊木材,做餅乾造型的凳子,很可愛。【懷德居】也希望能給那些有設計專業背景的同學提供幫助,培養他們的動手能力。他們有很好的想法,學了這些技術之後,就可以做出想做的東西,這也是當初成立【懷德居】的出發點。現在的很多年輕人都是能想不能做。我跟他們說,只要你能靜下心來,在這裏花 3 年時間把木工學好,往後你可以用 30 年。




年輕人容易忽略基礎的東西,他只看到最高端的學問。我常跟他們講,丹麥這些大師都是木匠出身,因為他可以放下自己的身段,願意從最卑微的工作學起,心裏想做什麼,兩隻手就可以幫他來實現。現在的很多年輕人腦子裏想的非常非常多,可是做的很少。在【懷德居】學的這些年輕人,將來不一定能成為大師,但至少現階段,他好像如魚得水,可以很輕鬆地來完成他想要做的東西。


:您覺得可以對【懷德居】寄予更多的希望嗎?比如有一天這裏可能會走出一個真正的大師來。
林:
我不知道看得到看不到,我今年已經66歲了。但是我覺得像【懷德居】這樣的事業是非常有意義的。我還聽說過大陸的德勝木工學校,他們是偏向職業教育,跟早期台灣有一所叫做「公東高工」的學校類似。公東高工是一個瑞士神父辦的,1960年左右成立,最近出了一本書,叫《公東的教堂》,寫這個學校30年的職業教育。他們當時也不按照台灣的法律來,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完全是德國和瑞士職業教育的理念。培養出來的學生,至少都能動手做。他們的學生去參加世界木工技能比賽,拿了不少金牌。現在【懷德居】所有的木工老師最初都是從這個學校畢業的,後來保送到台北科大接受現代設計教育。老木匠能做的他們能做,老木匠不能做的,他們也能做。這應該也是未來傑出木工的一個方向吧。


延申閱讀

5-163 創辦人訪談錄之一 http://hdg.tosaint.com/entry/5-163

5-162 米丈誌專訪懷德居 http://hdg.tosaint.com/entry/5-162-米丈誌訪懷德居


Comment(1)Trackback
Trackback Address : http://hdg.tosaint.com/trackback/560
2013/03/14 12:57
只有主人能看到評論X

1 ..204205206207208209210211212.. 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