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久種自成蹊,老驥伏櫪志千里,揮別教鞭耕書園,退也不休建平台,藏書匯集懷德居,友朋羣聚嘉溪畔,新知交流唯斯處,經驗傳承好所在.─2004創館題詩─
懷德居木工實驗學校
5-225 木民群像| Category : 5木工世界| 2015/08/07 11:36
木民群像


每位學員來到懷德居時,都像一張白紙,從頭開始

工作時幸福得被樹木與山谷包圍,古老的技藝與古老的山林相映著

天然的環境帶給學員源源不絕的創作能量,在大地面前,我們都變得溫柔與謙卑

如同懷德居的核心概念:「心手合一」,木民獲得再一次凝視自己的機會


技進於道

週二班 周彥文

面紙盒是懷德居的成年禮。在老師的指導下,更準確的說,是在老師高比例的代工下,做完一個面紙盒,才算真正開啟了我的木工學徒之路。

挖幾道溝槽,切幾個
45度斜邊,再以太棒膠接合幾片木片,現在看起來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但是當時,圓盤鋸第一次在我眼前轉動時,飛快的轉速加上巨大的聲響,還真的著實讓我心驚膽跳了一陣子。對於生命履歷中只有書本和紙筆的我來說,日後是否有勇氣獨自操控這些機器,真令人質疑。

兩年下來,我逐漸把上木工課當做是一個享受學習的過程。最先開始上課時,我總是急於要完成一件成品,對於細緻的打磨或是精修細節角度之類的事很不願意去做,因為一個學期十八週,雜七雜八的事扣一扣,剩下沒多少時間可以做。我總是規劃好這學期要做什麼,每次上課該有什麼進度。但是漸漸的,我越來越羨慕幾位學長姐的格調,他們從來不急,時常拿著一個小小的磨砂機,就能開開心心的過好幾個禮拜,然後不時的停下來欣賞自己打磨出來的弧度。而且我還發現,這樣的同學不在少數,大家的目的不是來做成品的,而是來享受一種學習木工的單純的快樂。一期十八週,是否能做好一個成品,完全不是最重要的事。

這不就是我原本的初衷嗎?一個整天動腦的人,是一種高度偽裝的殘闕,雙手能做出一些東西來,才算是一個完整的人。當初就是這樣的想法,才讓我在兒子的誘導下報名去懷德居的。家中並沒有急著要用的木作,我也不可能拿我的初級作品去賣錢。而最近這三期,我都是在幫別人做櫃子、做畫架,偶而穿插著為家人做個盒子或茶盤之類沒有迫切性的小東西。那麼,我學木工是為了什麼?不就是為了豐富自己的生命,藉著天生地長的木頭,接近大自然的根源嗎?

這一年來,我幾乎是以一種修道的心情去做木工的。我自己解除了一年有兩期,一期等於十八週,十八週等於一個作品的魔咒。我試著去體會天地間生成的木材放在我手中的感覺;在操作時,我試著體會材質的特性,是軟、是硬、是脆、還是靭。我記不得許多木材的名稱,那無所謂,名稱是人取的,並不妨礙它孕育在大自然中的生命;我沒有什麼空間概念,做一個腳型的底座,結果切出來的是兩隻右腳,那又怎樣?我甚至開始設想木材本質和人格特質的關係,清淨無為的人,我選用淺色的山毛欅;個性活潑的人,我選用色澤多變的黑胡桃;穩重保守的人,我選用了厚重的白橡木。當然,這樣的自以為是也有踢到鐵板的時候,我答應幫一位朋友做個梳妝台,我買了一批桃花心木,結果朋友說:「我想要顏色黑黑的木頭。」

現在,我不但可以自己操作圓盤鋸,還會使用一些簡單的機械工具。但是我並不覺得有什麼成就感,因為那都是工具,學了就會,熟了就不怕。我也開始練習耐著性子,花多一點的時間去把作品打磨得細緻一點,多用一點弧度使作品看來不致於太板滯。在反反覆覆的修改和打磨中,我覺得那就是一種修道的過程。不急於有所成,只體悟過程中的心安與快樂。
技巧當然很重要,那會使我能做出美麗的成品,但是那不應是我追求的終極目標,否則到頭來也只是一名工匠而已。越過對技術的執著,不要忘記自己的初衷,才能享受這一趟學習之旅。技有限而道無涯,技進於道,這就是我要走的木工之路。

「技進於道」出自《莊子‧養生主》中著名的「庖丁解牛」寓言,原文為「臣之所好者道也,進乎技矣」,原意乃是強調「道進於技」,即庖丁解牛之神技並非追求重點,在技之上還有道之層次作為無形超越之追求。換言之,技之追求背後始終涵蘊對於道之體悟,這在視技藝為小道的先秦時代,不啻是對技藝之地位的提升。但在藝術逐漸專精分工的現代,藝術家作為專門領域的專家,對這句話的理解遂變成「技巧之精妙可以達致道之境界」,所謂道是抽象難明難以實指的,故「技進於道」的現代理解在強調對於「技」之專研錘鍊,道即在技中,技之精熟即是道之體現。甚而以技為道,藝術之技為追求重心,道之有無已非藝術之追求理想

延伸參閱
http://reader.roodo.com/giulini/archives/8844405.html


CommentTrackback
Trackback Address : http://hdg.tosaint.com/trackback/693

1 ..737475767778798081.. 670